星辰送6元救济金:但更给力的还是米尔克和以诺,女子借钱买无论是那光速的身影如同割草般直接插入章鱼人阵容后方的**师队伍中,女子借钱买还是那个浑身闪耀着黑光,视一切攻击如无物的米尔克,根本就不是剑宗这些弟子所能抗衡的存在。

“英魂突破到天魂,房男友突破的是自我,房男友因此应的劫也由自我所产生。

”索菲亚最近只要有空就会和斯嘉丽说起有关业劫的一切,加深她的印象,这一关,她绝不容有失:“普通修行者的业劫会有三道,业火、炼魂、心魔。

”“这三劫的强弱因人而异,死相逼要求业火由心而生,死相逼要求与你在世俗间的牵扯有关,你的牵挂越多、顾虑越多,牵扯的因果越多,业火也就越强,它煅烧你的五脏六腑,无法扑灭,而那些位置则是英魂阶段最难修炼到、也最脆弱的部位,唯有靠魂力维护,苦苦支撑到业火散尽。

很多英魂在渡劫前都会尽量安置好自己的身后事,甚至有以假死摆脱自己身份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牵挂尽量少一些……”

斯嘉丽认真的听着,只署自己名字以前她也知道英魂突破天魂要渡劫,但具体要渡什么样的劫,心里还真没个谱,现在也还是第一次听说。

女子借钱买业火?

要断绝和亲人之间的牵扯?

那还修行什么。

斯嘉丽嘴上虽不反驳,房男友可心中却自有另一番衡量,房男友别说她心里时刻都在牵挂着地球上的父母和爷爷,单只是和王重的关系,她就绝对断不了。

师傅告诉她的显然是最稳妥的办法,但人和人始终是不一样的,或许这世上有很多为了追求力量而不惜一切代价的人,但也有很多人正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亲人才选择了修行。

在这方面,死相逼要求斯嘉丽的眼中毫无丝毫的迷惘,显得清澈而纯净,甚至带着憧憬。

她就是为了让地球上的亲人过得更好,只署自己名字为了能帮助到王重、追上他的步伐,才选择了这艰难的修行之路,本末倒置的事儿,她连想都不会想。

索菲亚显然也知道她的心思,女子借钱买并不点破,女子借钱买只是接着说道:“炼魂劫则是淬炼神魂,你会感觉自身堕入幻境,面对无穷无尽的敌人,要么是你杀尽所有的敌人从幻境中出来;要么就是你自己被那些虚无的敌人斩杀,从此神魂消散,成为一个植物人。

这与你自身实力有关,自身越强,面对的敌人自然也就会越强。

这一关在正常情况下其实并不难,记得我让你魂卫很鸡肋吗,魂卫是捆绑在灵魂上的,因此会和你一起进入炼魂劫的幻境中,呵呵,那等于是两个自我,那面对的敌人和困难也将是双份!



说到这里,房男友索菲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微微泛起一丝笑容。

整个幻境一开始时确实是让自己沉醉,死相逼要求让自己迷失,可王重绝对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格莱无比坚信这一点。

他太信任王重了,只署自己名字心魔一定也是这样认为的,认为这就是格莱心中的东,女子借钱买好不容易才看到王重哥哥,女子借钱买你别抢戏啦,咱们聊聊王重哥哥在圣地的事多好,还有那个圣战什么的,那才有趣呢。

”见到王重,艾蜜莉尔一下子像是卸掉了重担,终于找到了依靠,整个人都非常的放松。

马东给她噎得有点哭笑不得:房男友“真是亲妹啊!

你咋不想了解了解我呢。

”“你有什么好了解的,死相逼要求还不就是窝在那破酒吧里装小老头。

”艾蜜莉尔白了他一眼,死相逼要求紧紧的抱着王重的胳膊,异常的安心温暖:“王重哥哥,章鱼人长什么样子?

有没有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