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凡所说的工作,是人工巡检输电线路,以前,工作人员要穿上重重的均压服,踩着脚钉,爬到80米高的地方,用望远镜查看基塔上的设备是否正常。

这个高度,稍不留神,就会有危险,再加上日晒雨淋,蚊虫叮咬,对工作人员的生理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

现在,因为无人机,这一传统工作有了新的工作模式。

陈奕凡是广州供电局有限公司输电管理一所的巾帼无人机飞行队队长,这支队伍去年7月份成立,全部由女无人机飞手组成。

“用了无人机,效率提高了大约8倍。

”说起无人机的高效,机巡班班长萧振辉算了笔账,以前4个人4小时的工作量,现在有了无人机,2个人1小时就能完成。

“不仅提了速,还更准确。

”据所里的统计,上一年90%以上的缺陷由无人机发现,远高于望远镜观察的准确率。

“无人机不能离电线太近,否则会被电波影响,因为要拍照进行分析,也不能离得太远。

”陈奕凡和队员们总结出一套经验,她们会根据不同的天气、风力、风速等,对无人机的参数设置等进行调整。

“拍回来的照片,我们会整理留存,以便于之后进行数据分析。



丰富的实践经验让萧振辉对机巡员工作也有自己的理解:“无人机是工具,如何将无人机的作用更好地发挥,还是要靠人,要根据实际的需求来不断探索。



自动化码头远程监控员――

“创新定义未来,也不断定义着劳动者的角色”

在港口,桥吊司机被认为是最具技术含量和难度的工作之一。

2007年入职青岛港的王阳,花了9年时间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桥吊司机。

不过,自从青岛自动化码头建成后,王阳苦练的技术却没了用武之地。

如今,这个以蓝色为主色调的码头上空无一人,安静异常,运送货物的“主角”则是全自动化双小车桥吊、自动化导引小车、全自动化轨道吊等设备。

在这里,9个人就能干传统码头60多人的工作,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者摇身一变,成了控制码头“大脑”的指挥员。

他们正式的称呼不再是司机,而是远程监控员。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颠覆。

”王阳说,以前桥吊司机常年在高空作业,通过脚底透明的玻璃观察作业情况,要经历夏天的暴晒和冬季的寒冷。

“一天下来,别提多难受了。



现在,王阳的工作环境和企业白领无异,“自动化码头将我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我现在有了更多时间充电、提高自我,同时也有了更多精力去陪伴家人。